高考0分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436|回复: 0

[原创] 徐孟南:《高考0分声》03 “是啊,现在我都要远离教育了!”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1-7 20:20:44 |显示全部楼层
徐孟南:《高考0分声》03 “是啊,现在我都要远离教育了!”


      还是2008年6月5号,我在学校家属院后面的住处备考。
  由于前晚上了一夜的网,这天一上午我都在睡觉,而且睡得很沉,以致于做了不少梦。其中的一个梦境又验证了:我还是有点怕别人知道我的零分事件。以前,这样的梦境经常出现,有时趴在课桌上睡一会儿也会浮现。这样的梦一直伴随着我,折磨着我。
  在梦中,我拿着《三人行教育》等小说到出版社。当我到了作家出版社跟前时,我却不敢进门了。我犹豫,我徘徊,我又左思右想了好久。我有点害怕,我有点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反现行教育事件,我甚至有点想让世人永远不知我的事情。我的感觉就象贪官污吏的恶行快被暴露了,很怕别人知道他的不耻行为,我特别不想让自己的家人知道。我常常也有负罪感,毕竟在很多人眼里,反抗现行教育还是不光彩的事情,我是无所谓,可我不希望我的家人难堪。即使是现在,我做事也步步为营,小心翼翼,我不想伤害爱我的家人。
  那时,我反复告诉自己,我会坦然面对世人的异样眼光。可“昼有所思,夜有所梦”一直在出卖我。
  记得那次在现实中,我发现QQ可以加好多群,我就疯狂地加与教育有关的QQ群。我认为这也是我宣传“三人行教育理念”的好方法。加成功以后,我就赶紧发我的教育改革呼声,然后慌忙退群,我这是怕群里的人“另眼相看”。我不想参与更多的讨论,更担心他们谈到我身上。
  有时候没来得及自己退群就被管理员“请”了出去。一次,我又向群里发反对现行教育体制的信息。很快,我就被管理员踢了。这个群叫“安大知青”,也就是安徽大学老大学生的意思吧。他们的思想被学校教育禁锢,又加之他们距封建社会近思想被“八股”,以致顽固不化之极,见我这“百日维新”,固然甚是反感、气愤。所以,我这新生力量不怪他们。虽然我如此阿Q式地乱想,但是在我内心深处他们因此踢我,我还是很难为情的,总感觉我要做的事情不是大家认同的。
      所以,尽管我已经做了在高考上考零分的决定,但是我的心有时候很矛盾,我经常很彷徨。有媒体朋友在我博客上统计到,“徐孟南的博客里保存着高中三年日记的标题,总共1500篇。根据这些标题,他曾有120次决定坚持下去,又有61次质疑起自己继续学习的意义。”我经常在学与不学、考零分与不考零分之间摇摆。老老实实学习考试吧,那时的我又无法说服自己去反复练习一些自己认为将来用不到的知识,所以不能专心去学习;不学吧,又觉得对不起父母这么多年的血汗钱以及他们对我的期望。考零分吧,我觉得对不起父母,还有因此带来的压力,我自己承压还好,主要怕影响父母;不考零分吧,我又不知道如何去宣传我的“三人行教育理念”,高中里的近一年里,我都在做宣传的事情,但几乎没人理我。好像就有一位网友跟我交谈过,他的言行坚定了我继续考零分的信念。
      那是2007年的中旬吧,这时候我已经计划利用高考来宣传自己的教育理念。但我一直未放弃网络上的宣传,我常常想,要是有人比如韩寒、郑渊洁等帮忙提提我的教育理念,或许我就不用高考考零分这种极端方式来做事了。可他们就是不理我,我记得我只得到一位网友的回应,他网名叫“小牛飞刀”。我并没有告诉他,我要利用高考宣传教育方案的事情。他只知道我在网上努力宣传着。虽然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并没有像韩寒、郑渊洁们那样的话语权,但我也收获颇多,他的经历更加坚定了我坚持宣传的信念。
      一个被社会同化的人总想规劝另一个和自己曾经经历类似的人。
      他劝我道:“在中国,是你适应社会,不是社会适应你!”我却说,可以变的,真的!
      他继续劝道:“我不怀疑你的实力,但要你先立足之后,才能谈你的能力,饭都吃不上,还嚷什么啊,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我高中时比你尖锐多了,我在全校大会上骂过人。”

     我默默回道:“教育需要我们一起去改变!”

      而他说:“只有你强大了,你才有说话的权力!”

      我当时也知道这个道理,要不咋直接去找了已经强大了的韩寒帮忙呢,可我反驳他道:“等你长大了,你就无心于教育了。而且你不翻一翻天,没人听你说话的!”

      他继续给我讲道理:“我很了解你,大家都是从高中过来的,但你会发现自己没办法的事。记得朱容基在回答外国记者的问题:中国什么时候能实现直选,他说了一句:我比你还急。
      现在事实大家都在急,可也要有个过程,抗战要八年,何况中国人的思想都二三千年一脉相承了,要个过程。”
      但我觉得,这样太慢了,我坚信道:“只要有人肯干,会很快成功的!”
      他劝不了我,只能呵呵了,最后说:“不管你干什么,你现在是学生,你把学习学好是首先,知道不,你学习好了,做别的也有底气,要不别人会说你学习不行,才出此下策,都会看你的笑话!”
      我却不以为然,我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有新教育方式,我正按我的学着。我会用我的成级证明看的。当然,不是分数,是适应社会能力!”
      他却道:“分数也能说明能力,虽然不全是。”
      我说:“我以前的分数也不差,从小学到高一都是在班里名列前茅的,直到我发现了现行教育的弊端。”
      见他没提我的教育理念,我问他:“你对我的新教育感兴趣吗?”
      他只说:“我对你感兴趣!”
      我说:“对了吧,你现在对教育不感兴趣了吧?!”我有点嘲讽他的意味。
      他承认道:“是啊,现在我都要远离教育了!”
      我当时也怕自己以后变成他这样的。这个就叫忘了初心吧。我一直觉得韩寒就这样,他靠批判现行教育成名,却没有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像我挖掘一些好的教育方案。甚至以后的年月里,韩寒根本不再提教育的事情。他给出的理由大意是:我总不能一辈子谈教育吧。其实,这应该是普遍现象:某人处于某个体制模式底层时,他会想着去改革,而等他们有能力去做的时候,他们却忘了初心。
      所以我也怕自己忘了初心,我跟小牛飞刀假设道;“如果我也上了大学,可能也会对不管制我的教育感兴趣的, 自私!!”
      他又呵呵了一声,接着感叹道:“年轻时(有)什么好?!”
      我却心想,长大了的人只剩呵呵了。我反驳道:“大了,会胆小的,会顾虑的更多的。我不会学你的,我要救人,救你我他!”
      他可能觉得我是小孩没本事,他说:“你现在似乎没什么发言权!”
      我说:“会的,只是时间未到!”
      他说:“时间要是到了,早就有人说了!”
      我觉得我就是那个推动时间年轮的人,我说:“我会让时间到的!”
      他却说:“为自己打算才是聪明人。”

      在我九年后再看到这个对话的时候,我有点庆幸,我觉得如果我当时选择和小牛飞刀一样按部就班上了大学,或许我会成为当时的他——那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我那时害怕自己变成这样。这让我想起一个假设,一个非常要好的与我同龄同届的朋友含泪说:“如果我当年没走,而我又劝住了你,你没有去考零分去宣传自己的理念,你会后悔吗?!”我说:“不知道。”


徐孟南于2018年1月5号编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高考0分声 ( 皖ICP备10004957号 )

GMT+8, 2019-10-23 00:50 , Processed in 0.07941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