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0分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439|回复: 0

[原创] 《高考0分声》13 蒋多多传 “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到了地上,就成了……”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1-30 16:04:09 |显示全部楼层
徐孟南:《高考0分声》 13 “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到了地上,就 成了冰冷的陨石……”




       2007年一二月的样子,也就是在我高二时,一次在学校的阅览室,我在一本著名教育杂志上看到了河南高考0分生蒋多多的高考壮举,文章中也写了和她同年的重庆的几百位学生集体拒绝高考的事件。杂志上说,他们在表达对现行高考、现行教育的愤怒。显然人人都知道高考的暴行,只是咱们的聪明人太多,都不出来反抗,都坐壁上观呢! 0001.png
  当天晚上,我就急不可耐地去上了网,我很兴奋地看着关于她的报道。她的0分发生在2006年高考。

  蒋多多是个性格比较内向的女孩,人很老实,不爱和别人交流。这样就适合埋头苦干,所以她的分数一向都很高,从小学四年级到高二初,她的分数一般都在班内前十名左右。她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儿,家人认为她多余就起名“多多”。好在,她的高分数使她的家人对她充满希望。在家人看来,她考个重点大学没问题,当然她也很自信。家人只希望她以后能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嫁个好人,建个幸福的家庭。当然这也是所有父母对孩子的期望。
  带着家人的期望和自己将来的幸福生活,蒋多多象老农民一样埋头练习做试题——非读书,因为考试考得是做过的类似的题目,只读书,不练习试题,是被认为白上学的。
   可自从蒋多多上了高中,接触的东西多了,视野开阔了,不再被书本上的东西迷惑了。她常看到报纸上关于现行教育弊端的报道:很多学生自杀,杀别人。老师只关心学生的分数,不关心学生的生活,特别是学生的心理。其实,聪明的领导应该下令媒体不要报道关于校园负面的新闻,就好像一些媒体宣传某某一样宣传大好的中国教育,这样“叛民”就会越来越少,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国民都是很容易被驯化的。
      蒋多多也知道不少批判高考的名人,如韩寒,郑渊洁等,他们都有本领,但他们的才能不是来自学校教育,而是靠自己方式读书——也就是因自己的才施自己的教了。
  “难道现行教育真有问题?”她开始这样问自己。其实,她以前就怀疑过现行教育,只是为了全心做题目没想那么多。
  高中的学习压力令她喘不过气来。特别是高二时,老师规定学生饭后多长时间必须进教室,而且每节自习课上都在教室里“监视”。一点自由都没有,就象囚犯,她们不想学还得装着学,怕老师批评嘛。对啊,学生最无奈了,我们学生肩负着家人的期待和自己的未来——不说国家的未来,那个太遥远——我们的家人爱我们,我们的未来很重要,一般人都不敢造次,我们不得不被逼着学习,做着不断重复的试题。
  又加上蒋多多的数学分数不行,每次老师提问,同学都非常踊跃,而她在座位上傻站着,回答不上来不说,也听不懂,真是生不如死。所以,她渐渐产生了厌学情绪,甚至想“造反”。
  高二时,她看到很多关于教育的报道。有一篇报道说:一位分数差生见到老师就笑,有一天老师对他说:“你成绩那么差,还有脸笑出来?!”
    她就想了:老师怎么可以这样?!
    她思考了:如果不是高考指挥棒在那儿挥动着,老师们会以分数(决定升学率)作为评论学生的标准?!没有升学率迁引着,老师会视分数差生如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把他们全都踹出去?!狗屁高考害人不浅!!
  由于对学校的学习不感兴趣了,她就去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她沉迷于写作。不去练习做试,分数必然会低。她的分数自然也直线下滑,进入了分数差生的行列。由于便于管理照顾分数优生,老师把她调到教室最后的位置,分数差生都在这里。老师不管她们,只要别影响优生练习做试题。差生要注意的事是千万别打扰优生,以防老师把你踢出教室,滚吧,一个老鼠屎害了一锅汤!
      她还记得在小学二年级,老师不让分数低的她参加期末考试,每当想起,她就十分气愤。而四年级以后她成了分数优生,以前对她爱理不搭的老师主动来找她了。现在,她又成了分数差生,自然也能习惯老师的冷漠。我记得我小学一年级时语文很差,老师天天打我,一次我上完数学课就逃回家了,我怕老师又找我背课文,我最厌烦死记硬背了,我每次都背不出——我背书紧张,背过的东西全抛之脑后了,以致后来我最怕背书——老师就经常打我,并且罚我站教室后面,我现在还清楚记得那老师的嘴脸;从二年级开始,我成绩渐好,老师不再打骂我,也能和颜悦色地和我说话了;但高二时,老师的嘴脸又出现在我面前,冷漠。这两张丑恶的嘴脸,我永远挥之不去。
  所以我也很是理解蒋多多当时的心情的。对待差生上,我们也类似,只是我对所有同学都一样,而蒋多多只和自己相同身份的分数差生很热情。她觉得差生特别可爱,他们活泼,能给人带来欢笑,重人情,会关心人,不像有的分数优生连机器人都不如。他们差生也有特长学科,也有喜欢的科目,可一科出色也和大学无缘,也和老师的关注无缘。她还认为,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资源。因为人人有不同的天赋,老师的任务就是发现学生的兴趣并把他的兴趣发展起来。她有时甚至认为:站着的差生比跪着的优生伟大得多
  蒋多多的写作是从高二开始的。那时候母亲经常看到女儿一回家就躲在房间里写东西。一开始,母亲认为她在学习,后来才知道她在写小说。见此,母亲很不解,也很担心,这样会不会影响学习成绩?为此母亲也劝过她,但她不听。
0002.png
  在蒋多多上学的历程中,父母一直叮嘱她要好好学习,一定要考上好学校,如果考不上好学校,她很可能像他们一样,一辈子只能跟土地打交道。从小学到初中,蒋多多也一直很听父母的话,期期得奖,即使上高中一、二年级时,她的成绩在班级也能占到20多名。这让父母满怀希望。

  而蒋多多对写作的兴趣越浓,她越无心做试题,她也越来越令父母失望。特别是在高中二年级下半期。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偷偷地写了篇小说,让姐姐看看,姐姐说写得不错,不如让报社看看能不能发表。她们把小说寄了出去,一家报社竟然做了报道并发了一小段。这对她影响很大,她的兴趣也完全转移到写作上了,并计划出书。
  每天,自习课、课间、饭后,特别是中午,在别人休息的时候,她却趴在桌子上写小说。中午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如果写作的话,下午上课特别有精神,如果不写,整个下午都昏昏欲睡。她写的速度非常快,一天可以写一万字,写的时候都是一遍写成,很少修改。 她写的小说有校园生活,有武侠小说,还有一部电视剧,但都没有完成。她从来不喜欢看别人写的小说,嫌它们都太长,也害怕看了别人的小说像穿上了小鞋一样,使思维受到约束。
  在蒋多多的心中,“写作是件可好玩的事情”,所以一开始便一发不可收,《开学伊始》、《天凉好个秋!》、《魂断北京城》、《睡美人复仇记》、《网中人》等,一部接一部地开始写起来。在蒋多多家里,她保存厚厚一摞英语作业本,打开这些作业本,便出现密密麻麻的字迹,这些全是她的作品。一共有40本之多,大概有一百多万字。这些作品,她让同学看后有的夸她有才华,但却被老师批为“乱七八糟看不懂的东西”。
0003.png
      到高中三年级时,她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写作上,有时写到激情处,心里和脑海里想的全是写作,全然忘记了学习。

  这让她的母亲特别担忧,母亲要求她高三时不要再写了,她才有所收敛。为了父母总得学一点,去做一些重复的练习题。抛开写作去做试题,本来写作给她带来的大好心情一下子被试题搞坏了。她对这个只知道奴役人做试题的高考很是厌烦。
      就在高考前的几个星期里,蒋多多越来越无法忍受高考给她带来的压抑感。她有种必须冲破这个沉闷铁屋子的冲动。可该怎么做呢?
  蒋多多想到了指挥自己多年的高考。她想在高考上做些事情。想在高考上给教育部门提些建议。她记得她曾向班主任提过:“现在都有很多人因为高考自杀和杀人,我要向教育部门建议,不要让学生把高考看得太重,目前很多教育方法都有问题。”她希望班主任向教育部门传达。而结果可想而知,班主任批评道:“你是来学习的,想那么多干什么,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以后才有出路。你看你现在成绩差的,考试一次不如一次,不想学就回家,别一个老鼠坏一锅汤!”所以,她想利用高考来向教育部门提建议。
  想法在她的脑海里浮浮沉沉了整整两个星期。这期间,她一样去学校完成在她认为是很无聊的高考前的各项工作。她没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高考计划,也没人知道,只有母亲蒋树梅感觉女儿好像有点怪,但又不好问,因为她家的两个女儿,数这个女儿有个性。
  可自己这样做了怎么向父母交差呢?她也想过这个问题,但她不管。而且她也想过要不要读大学的问题:难道上大学是我唯一的出路?!她已经不想上大学了。上大学不是她的梦想。她的梦想是创作和表演。
      因为打定了主意要在高考上做事情,高考已经对她无拘无束,没有了之前的压抑与沉闷。高考考前那天晚上,她和平常一样,睡得很好,心很平静,就等着高考了。
      第二天上午,蒋多多和其他考生一样去参加改变命运的高考。她的父亲蒋光奇偷偷地跟着去了。之前,憨厚的父亲提出陪她考试,可她不允许。不就考个试嘛,有人陪又有什么用。可父亲不放心,怕她在考试的路上出意外,不能参加改变命运的考试,耽误孩子的前程。父亲远远躲在考场外看她,见她安全进考场才放心。
  高考的第一门是语文。蒋多多用了大约20分钟做完选择题,使的是双色笔。然后翻到试卷的最后一页,倒过来,开始刷刷地写。她很紧张,把头埋得很低,左手紧紧捂着试卷,一口气写了大约2000字,把主观题的空白处都填满了。
  而作文最为畅汗淋漓,谈的是“高考制度该不该改”,以对话的形式,让几个人参与讨论,在结尾处她写道:“要让民主大众来决策,而不能让一两个当权者决定。”试卷上方留下自己的笔名“碎心飞魔”——也就是“心被无奈的社会现实击碎了,喜欢孤魂野鬼似的自由。”至于作文题是什么,她直到晚上在寝室听同学们议论时才知道。
  交卷时,蒋多多故意将客观题放在上面,监考老师提醒她:“试卷放反了。”蒋多多的心怦怦乱跳,她担心监考老师不会收她的卷子。回到寝室,她看到几米外的办公楼里,老师们在整理试卷,好像有卷子被抽出来,她又吓了一跳:“我的试卷会不会被……”
  考数学时,蒋多多感觉“写得最不成功”。试卷还没发,监考老师就两次查验她的证件,让她很不安:“是不是语文考试太出格了,上面注意了?”终场前15分钟的哨子快要吹响时,她的行为暴露,一位监考老师拿起她的试卷对同事说:“这个学生不做题,在上面乱画。”蒋多多看到“满脸嘲笑的表情”。她不知所措。
  考英语时,蒋多多“写得有点狼狈”。主观题都在第二卷上,她只好做一会儿选择题,趁老师没注意,再写几句观点,写完一行赶紧用第一卷盖起来。
  “不过,我的试卷很有保存意义”,她后来说,“特别是语文卷”。如今,她写在试卷上的一些观点已广为人知:“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到了地上就成了冰冷的陨石。”“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资源。因为人人有不同天赋,老师只有发现学生的兴趣,把他的兴趣发掘出来。”“学校关心学生的分数,对学生心理和思想的了解却几乎是一个空白。”
  写得兴起,平时没有的想法也落在了笔端:“现在的教育完全是大批量标准化生产,输送的是一个模型的人才。”“社会上之所以有文凭造假的现象,是因为社会提供了机会,用人单位招聘人就看重文凭,这种观念也要转变。”但在平时,她认为自己说得再有道理,也不会有人注意。这也就是人微言轻的道理。我们高考考0分就是想获得话语权来发声。
  考试结束后,父亲听别人议论,今年的考题不太难,就想知道女儿考得怎么样,他去看她。蒋多多来到校门口,胖乎乎的父亲一脸笑容望着女儿,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问:“考得还行吧?”
    她轻声说:“考上是不可能了。我自己自有打算”
    父亲的脸一下子变得特别难看。他没说话,心里特别难受。
    而她心里却有泪水大颗大颗地滚落。
    父亲失望而归。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愧疚之情油然而生。她突然感觉压力向她袭来。
  只愿高考能达到目的——引起教育部门的关注,并找她谈话,说说教育问题。蒋多多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6月9日下午,也就是高考后的第一天,蒋多多回到了家,脸色很差,父母什么也不敢问。吃完饭,她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害怕看到爸妈的眼光”。她也不敢跟父母说自己做的事情。12日,她清点了几件衣服,带着高中省吃俭用攒下来的200元钱,借口填报志愿离开了家。在学校的时候,蒋多多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她开始偷偷地攒钱。父母每月只给她100元的生活费,勉强够一个月的生活。但为了省钱,她每顿只吃一个包子,这样下来了,她积攒了200多元钱,当作出门打工的路费。
  填报志愿结束的当天,蒋多多就坐车去了郑州。到郑州时已经是次日0时许,她给在郑州上学的姐姐打电话,姐姐的手机关机,联系不上。她就在火车站广场上游荡,直到联系上姐姐。在姐姐那里,她向姐姐说了她的作为,并说她想出去打工。姐姐批评她的做法太幼稚,并劝说一个人出去太危险不让她出去。但她并没有听取姐姐的话,第二天就去了山东菏泽。到菏泽时,已是次日1时许,她躲在火车站里坐到天明。在车站里,有不少人问她是干什么的,是不是想找工作,并表示愿意帮助她。她都警惕地一言不答。
  等到天明,她到菏泽市区到处寻找小广告。
  在这一段时间,她特别无助,压力特别大,老觉得对不起父母。好几次连死的念头都有了。
  工作未果,又快身无分文,蒋多多又回到南阳,可她不敢回家。十几天中,白天整天在大街上毫无目的地转悠,晚上就到亲戚家借宿一晚。甚至有两个晚上,她跑到南阳师院校园,准备在长明灯教室里度过一晚,但长明灯教室没有开放,她只好到女生宿舍楼下,坐了两整夜。
  等待是漫长的,也是备受煎熬的,蒋多多担心改卷老师不按违纪来处理,那样等于白费了自己的冒险。她希望能够早出处理结果。
      离家十几天,蒋多多给家里打过两次电话。第一次实在想家就忍不住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是妈妈接的。听得出妈妈很焦急,很为自己担心,对于高考的事儿,她没敢跟妈妈提。
  第二次跟家里联系是6月24日,那天她去了叔叔家一趟。接到的还是妈妈的电话,说学校通知她去一趟,让签个名。当时妈妈在电话里安慰她说,如果考不好,再复习一年。 她意识到应该是考试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去学校的路上,她心里想肯定是学校知道了高考违纪的事。她以为是教育部门的人看到她写在试卷上的建议后比较重视,找她谈话了。
  第二天见到老师的时候,老师让她在“考试违规处理决定书”上签字。她问老师,为何只有一门“考试违规处理决定书”?老师说,你问那么多干吗,上级只给发了一门。蒋多多把自己在考场上故意违规的情况向老师做了说明,并说她本来是想全部得零分的,但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老师批评她说,你写这些干啥,教育制度不是你所能改变的。
0004.png
  蒋多多最初的愿望没能实现,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恳求老师给她指条路,但老师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在回去的路上,弟弟对她的成绩也十分失望。在弟弟眼里,蒋多多是十分优秀的。在小学和初中阶段,蒋多多每年都能得到好多奖状,这也是弟弟十分佩服她的地方。可现在一切都塌陷了。

      这时,蒋多多仍然不敢回家,不敢对父母说话。那种对父母的愧疚让她无法自拔。
  6月28日,她感到特别孤独特别想家,给当地媒体打了电话。她想倾诉,也希望记者给她指条路。
  “我已走投无路了,不敢回家,我该怎么办?”蒋多多打电话给报社如是说。
  在电话里,她哭泣自己高考总分114分,离家出走已十几天……
  正当她断断续续向记者讲述时,她的电话断了。她的电话卡没钱了。之后换成公用电话再打过去,他们约定在南阳师范学院门口见面。
  不久后,记者赶到了南阳师范学院门口一公用电话亭旁。 见到的是一个瘦弱、黝黑的女孩,手里拿着几本书,背一个黑挎包,正四处寻望。


  之后,蒋多多受到全国媒体关注,但媒体只关注她本人却很少关注教育,更没教育部门找她谈话,她很悲愤。
  更令蒋多多难受的是:7月7日下午,她们区妇联一行干部来看她,带来了两件短袖衫和400元钱。干部们起身离开时,她三次追上去退钱。看着汽车发动起来,她不安地哭出声来,将手上的笔和纸狠狠地朝地上摔去,抹着泪大喊:“我要的是精神,不是金钱!”妈妈蒋树梅赶紧给一位干部打电话,要他们折回来,然后拿着衣服和钱追了出去。此后40多分钟,蒋多多一直在抽泣,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
  有很多人对她表示佩服和赞赏。贵州民族学院一位退休教师在特快专递中称赞蒋多多“是一个思想和心理都十分健康的人,很有主见、很能思考,而且敢做敢为”。
  也有人批评她天真、幼稚,不现实。央视一位记者把许多网友的意见下载到电脑里带给她看,蒋多多只看批评的意见。“他们的认识太自私,太狭隘,没有抓到问题的根本。”“我很大度,不和他们计较。”她坚持自己的看法。 有网友把她比作堂吉诃德,她不明白“高考制度怎么不能改变?”
0005.png
      下面咱们看看经常接触蒋多多的人们是咋评价她的。

  据语文老师华锋回忆,在高三刚开学没多久的时候,他在课堂上说了高考几句好话,多多便写了篇四五千字的文章《我就不再批评你了》反驳他,“你看看吧。”她面无表情地把文章交给了华锋。
  华锋当时有点哭笑不得,但他很佩服这个学生的勇气。“这是一种很可贵的行为,太特别了,她喜欢完美和透明。”华锋说,多多的文章激起了他读高中时久违的一种感觉。但他有点担心多多的高考,试图在评语中提醒她:“人在红尘中想绝然超脱物外,可能吗?”但蒋多多说:“起码精神上可以,思想是最自由的。”
  华锋是与蒋多多交流较多的老师,他认为这个女生“和别的学生不一样”,很有个性和主见,对规定的话题作文不感兴趣,经常不按照要求去写那些议论文,而会代之以小说、戏剧,甚至让古人和今人在文中相会。华锋劝过她好几次,她说:“文学必须是发自内心的东西,不能被强迫,否则就是无病呻吟,千篇一律。”华锋在评语中肯定多多的作文,“见解深刻,感情真挚”,“文章虽然很偏激,但那也是你的文气”。
  三年来,蒋多多写的百万字作品都是利用自习课和课余时间完成的。“她很遵守纪律,不迟到、不早退、不旷课。”华锋说,多多并不是一些人认为的怪女孩,她只是不爱主动说话。“从来没有一个学生敢拿自己的前途挑战高考制度。”华锋说,“但多多做了。”
  在英语老师郭云涛的眼里,多多也没有违纪行为,“一点也不调皮,根本不令老师头痛”,但“基本不抬头听课”。“她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很少与外界沟通,看到更多的是事物的阴暗面。”她在文章中说校园“阴森可怕”,说自己的世界“没有光明、温暖和真诚”,但尽管如此,她“还是不能彻底地放弃对光明的呼唤”。
  “她看起来很冷,但打交道后,会发现她对人挺好。”和蒋多多同宿舍的胡杨说她“心胸一点也不狭窄”。一次,胡杨有一件事做得不太好,她向多多道歉,“她很大度地原谅我了”。平时,宿舍的同学会聊到很晚,连胡杨都难以忍受了,但多多一句话也不说,“躺在床上,很安静”。对于多多在高考中的行为,胡杨啧啧两声:“挺胆大的,有一定道理。”
  但母亲蒋树梅却觉得多多“很傻”,因为“几百万考生都没人那样做”。6月29日,她才从郑州的亲戚那里得知女儿的行为。蒋树梅原本对多多考大学充满希望,打算贷款送她读书,但她实在弄不清这个“成天不爱说话不爱笑”的女儿在想些什么。“我实现自己的理想后要去帮助别人。”多多对母亲说。蒋树梅觉得很可笑,“你都这个样子,还去帮别人?”


  此事稍有平静后,11月18日,《成都晚报》刊发该报记者采写的一篇《高考0分女孩蒋多多写言情小说成都百万富翁掷万金为其出书?》的稿件,文中,“百万富翁”王翔进自称在蓉(四川成都的别称)城做生意,打算掷万金为蒋多多出书。
  报道中说,11月2日,王翔进做生意顺路来到郑州,出发前他特意给蒋多多发了个短信:“明天我这张火车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得到蒋多多的“默许”后,他来郑州“拜会”偶像,蒋多多到车站迎接他。待在郑州的两天里,两人一起逛公园,吃西餐。王翔进称谈到为她出书的问题时,蒋多多比较沉默。“但我知道她内心是很希望出书的,这毕竟是她的一个梦。”后来他肯定地说。
  临走时,蒋多多在王老板的笔记本上写了一段留言:“坚持你想坚持的,追求你想追求的,记住初衷矢志不愈(正:渝),我心飞扬,梦想早成。一切好运。——碎心飞魔”
  看到多多写下的这句话,王老板自认为这是多多对出书的默许,所以,离开郑州后,他赶往北京联系出版社咨询出书事宜。他还联系了几家图书批发商,意欲打开销路。
  “没卖出去就算我亏损,如果卖出去,大家就一人一半分成。”王翔进称,当他把这些情况告诉多多的时候,蒋多多却发来短信“你误解我了”,这让他“感觉很尴尬”。他没料到蒋多多根本没打算出书。
  为什么你准备为她出书,还要加上自己的名字?到底是为了帮蒋多多圆梦,还是为了借她的名义来炒作?
  针对这个话题,王翔进后来说:“当初蒋多多不同意用她的名字出书,我只好说加上自己的名字,没想到她最后说‘那是你自己的事’,经得她‘默许’后,我就和成都媒体说了。其实我在帮蒋多多圆作家梦的同时,也有炒作自己的想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高考0分声 ( 皖ICP备10004957号 )

GMT+8, 2019-6-25 16:05 , Processed in 0.09158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