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0分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419|回复: 0

[原创] 徐孟南《高考0分声》22 “沾上网络的东西不能学”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1-30 16:33:59 |显示全部楼层
徐孟南《高考0分声》22“沾上网络的东西不能学”




  已经在上海的我得找份工作,这样父母才能放心。在有关我零分报道的几天后——七月中旬,姐夫带我到劳务中介花钱找工作。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工作,姐夫说找个学点技术的。我倒不这样想,学我不喜欢的东西,我不想学,而且学起来别扭,我不喜欢逼迫自己学东西。我想先随便找个工作摆脱父母后,再继续重写我的小说。我记得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教师,我当时觉得老师在台上给人的感觉很美妙。我也上过台的,小学时老师喜欢让我们帮忙在黑板上抄写东西,每次我都争先恐后参加。虽然我的字很难看,但我的身子高,而且我也勤奋。到了初中,我的梦想变了,在老师的引导,我的理想是上大学,然后赚钱作商人,而且我开始厌烦教书这个行业,我不喜欢老是重复一些东西,教师的工作就是不断的重复,没有创新。到了高中,高一还好,可高二开始,我的梦想又变了,我想推进教育改革的步伐,而且我也想“人名言重”——也就是我想有话语权——我想传达我的教育思想。我想教育改革应该是我永远的一个工作。
  而这个介绍工作的本地人——劳务中介的经理人——说的话,我听不懂,经姐夫翻译,我才知道是叫我去新华书店工作。这样很好,给人家卖书,还有书看——其实是去给人家印刷,后来才清楚的。可这也没去成。下午,经理人带我去了一个仓库似的地方,这里几个小姑娘小伙子在摆弄电缆线,我一进门就感觉怪怪的,这就是新华书店?!我不解。经理人和这里的老板叽哩咕喽几句就走了。我有种被拐骗的感觉,生怕逃不出去。我后悔没带上姐姐的手机。不过,这里的言论还是自由的,我向一小伙搭了讪,得知这里的确不是新华书店。我向他借了手机。由于怕他介意用的电话费较多,我说只发短信息。可他这手机,我不会用,又请教他。他帮忙发了短信息,是给父亲的。可他说发不成功。我只有作罢,赶紧走了。好在没人拦我。回到姐姐那儿,姐夫买菜还没回来,他是开麻辣烫店的。我给姐夫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等我回来再说。”他如是说。我用的是父亲的手机,我刚才叫那小伙发的短信息就在父亲的这手机上。父亲说自己也回复过。我也看到那小伙也回过短信,通过信息分析:我感觉这小伙在和熟识的人说话,什么“我不能回去,你自己收被子”的话一大堆,这是怎么了,我不解。好在,我逃出来了。
    下午,姐夫又带我去了中介所,原来经理人在上午去那“新华书店”的路上已经和我说过新华传媒厂不要人,就把我安排在了别的地方。只是我没有听懂。
  第二天,又去了一家工厂。姐夫带我去的。我们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地方,只见地上乱七八糟的,满地都是大纸片,后来才知道是印刷厂。面试时,我紧张,把字都写错了。一旁的姐夫为我圆话道:”刚毕业从家里出来,有点紧张。”之后,姐夫走了,我开始干活。几个人围着一台大机器——长约十米,宽两三米——他们好像在向大纸上印颜色。我站在旁边不知道要干啥,浑身不自在,先是傻楞着,之后他们扔给我一副手套,让我帮忙抬一个近一米长直径二十厘米的圆柱体。圆柱体上面都是油漆,需要两三个人架起来放到机器上。我无奈凑了上去,笨手笨脚地和他们一起慢慢移到机器旁。还好圆柱体不重,只是太脏,而且有股怪味。我干了半天,鞋都沾满了油漆,新鞋就这样没了,很脏。这里很累,而且干起来拘谨难受,不顺手。早知道还不如在那“电缆线”厂帮人穿线呢。我突然要学电脑——网站建设。一来,这行干净轻松,我也感兴趣,我当时想建百科网站;二来,和电脑接触,我可以写东西。
    中午回来,我思量再三,犹豫了一下,然后紧张地和他们说了我要学电脑的事。父母——特别是父亲——不吭声,父亲一直蹲在门口路边的石台上,显然不同意我的要求,他满脸都是无奈,看起来很可怜。姐姐姐夫就追问我想学哪方面的,学了又有什么用。一开始,我支吾不说,后来说了。就算说清楚道明白也没人同意,他们还是那种观念,沾上网络的东西不能学,而且认为以我的学历学了也没用。
  后来,我去了一家广告公司。我以为是大公司给人家设计广告的那种,应该和电脑有关联。结果却是组装广告箱的厂子。不过,我得干活了。我想先吃着饭然后重新写小说。这是我的计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高考0分声 ( 皖ICP备10004957号 )

GMT+8, 2019-2-17 14:22 , Processed in 0.08230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