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0分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104|回复: 0

[原创] 徐孟南《高考0分声》25 一个“高考忏悔” 一个"很傻很天真"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1-30 16:39:28 |显示全部楼层
徐孟南《高考0分声》25一个“高考忏悔” 一个"很傻很天真"




       2008年的八月底,我有点胆怯地到了合肥,我是不敢见记者,不知怎样跟他们提起上大学的事,自己觉得不好意思。我也怕父母知道后生气。
  我下了汽车,已经是晚上了。我找了家旅馆。躺在床上给姐夫发短信息,可他手机没钱停机,于是只有通过别人告知他,叫他充话费,并说我只发短信息不接电话,我不想听到他们的劝说。之后,我还是给《安徽商报》记者发了短信息,可他没回复,不解,无语!
  姐夫打电话过来了,我不接,回了短信息。由于手机电池不行又充了会儿电。我还是接了电话。姐夫说在外面闯闯也好。其时姐姐姐夫正在因我的出走而生气,生意都没做。而他们也没把我的事告诉给父母。
  第二天,我又给《安徽商报》发了短信息,可就是不理我。我也向《新安晚报》爆了我“错了”的料。他们仍叫我到报社跟他们谈。我出去溜达好一下,好熟识路径顺便寻找《新安晚报》的所在。其间也给《安徽商报》那记者发了短信息,他理我了,要见我。我们相约下午三点。此时,还是中午,我打算先到《新安晚报》,可站在报社门外我不敢进,我不知该说什么,我不咋想上大学的。还是盈盈发短信息给我,叫我努力坚持。想一想我来了就为此,胆怯了好久我才鼓足了勇气进了门。我在一旁紧张的问了前台,他说采访过我的那个记者不值班,今天是周末。其实,这手里拿着报纸的前台青年不知道我的零分事件。在他们报纸上的新闻都没看到,哎,害得我支支吾吾地跟他们说了半天。
  他是根据我提供的记者座机电话才知道那个采访我的记者。他叫我明天再来。
  我得租房子,我打算常住这里,边写东西边工作养活自己。这就是我要的生活。
  有个房子不错,可我得先见《安徽商报》记者。上新闻是头等大事!
    我按照《安徽商报》那记者短信里的路名找着报社所在。我单肩背着上学时候的书包,手里还拿着毛巾,上身穿着洗了很多次而起毛的T恤衫,下身休闲运动裤也起了毛毛,满脸困苦,虽然个子近一米八,但十分消瘦,一副很土的样子。感觉自己和这个陌生无亲的大城市格格不入。我在路上走着,可找不到。由于怕花钱,我一直发短信息和那记者联系着,不能打电话。再加之手机不靠谱,老没电,写着写着短信息,就关机了。最后,找不到,我急了终于打了电话,说了我的位置。记者说近了,叫我再向前走几步,他来接我。于是我边走边瞧着旁边的人,看有没有记者类的形象。
  我按记者的指示,转了弯,这里是个比较偏僻的路。向前走了十来步,就见一个胖乎乎但看起来还行的年轻人骑着小轮架高的自行车。我感觉就是他了,他也问了:“是你吧?”, 我说:“就是了。”他让我上车,我问远不远,他说就在前面,我说就走着吧。走了几步就看到“安徽商报”的字样,一座楼比《新安晚报》社的大,不过就是偏僻,《新安晚报》在市区的呢。在这记者的指引下,我进了楼,。路过一间很大的公共办公厅,有好多记者,我跟随他进了间小办公室,这里安静利于采访。
  他把我撩在这里出去了,还说我也在这里吃饭,是他们常吃的盒饭。他一会儿还回来。当然是回来采访我。我在想着——应该是重复练习着马上要说的话。
  好久他才回来,拿着纸和笔坐在旁边。他问我答,我也重复提到《新安晚报》报道过的东西。他好象不知道我已经被报道过似的。他对我是一阵阵地感叹:“你是你家里的一个问题!”我也向他说了张强他们,好像他不关注他们几个,只是问我的情况。我也说了上大学的事,但没说后悔——我错了但不后悔。他还看了我包里的东西,里面是衣服,我的小说,我参加作文大赛得的奖牌等。我说“奖牌只是为了纪念”,后来报上却说成了证明我文学成绩的滑稽语。
  之后,他与一名摄影师叫我出门拍照。叫我背着书包看着左前方,他们在右前方拍摄;又叫我坐下拿出小说手稿装着在读在冥想。我觉很是别扭,要不是为了出报道,我才不这样附和着你们装呢。
  拍完照片,我吃了饭。其实记者们都在吃饭。这记者把我撩在小办公室去吃饭,我在想,吃过饭我该怎么办。对,我还要租房。记者回到小办公室,我问他哪里有便宜房可以租。在这个城市,我只认识他,他也是我最可信的人。他不想管我的事,可能怕找麻烦吧,可他还是打了电话,询问老同学能不能租到便宜的房子。好像那间没了,他叫我自己到安徽大学东门看看,说那里房多而且便宜。我该走了。我要去安徽大学那边。
  半路上,我给盈盈、张强发了短信息。
  商报采访顺利结束,明天报道就出来。盈盈自然是恭喜我了。而张强却说:“应该叫晚报先采访,因为晚报的发行量大而且转载量也多,商报报道了,晚报可能就不报道了。”听此,我也甚是后悔,早知不见商报记者了。我告诉了盈盈这个情况,他当然安慰我了:“也不一定,也许晚报也报道呢,要试试才知道。”我自然要试的。好消息来了,商报记者突然来短信息说报道后天才出来。这样我明天可以再去《新安晚报》社。我甚是高兴,又去向盈盈、张强报喜。
  我是坐在路旁给他们发短信息的。就在我旁边有个工作中介所,我想去,但没有动身,我怕被骗。我要到安徽大学附近先租下房子再说。可我找不到去那里的公交,我在公交总站没问到。我给那记者发短信息问哪里有网吧,我想在网吧过夜。我发去了好几个短信息,他才回复,说安徽大学东门就有好多,去了就能找到。还得去安徽大学。最后,无奈之下我花钱乘坐了摩的,到了目的地。此时,天早已漆黑。我找到了网吧。而且网费特便宜,才一元一小时。我上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我去找房子。最后还是被中介赚走百元钱。我租到了房子,一月一百七十元,还有压金二百元,还签了协议——后来被我钻了空子。


  而张强那边呢,他旅游结束又回到了那个让他经历生死的火车站,他主动要求采访,当然报社也不会放过赚钱的机会,“零分状元要上大学了”多靓的新闻。也就是这天,《重庆晚报》《重庆晨报》电话采访了张强。不过倒没说多少话,他只是渴望上大学,当然上大学的理由得积极。他说明天报道就出来,也就是和《安徽商报》的采访同时出来。
  这天我又去了《新安晚报》社。这次不是先前电话采访我的那个记者,她不在。是另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记者。我很镇静冷静很自如地和她聊天。她一直为我惋惜,也想叫我复读。
  这天夜里,也就是报道出来的前夜,我在网吧包夜。我在写现行教育十大罪行,就是对旧版进行修改,希望迎接第二天的报道——好造影响嘛。而张强在火车站网吧打游戏。他也给我的小说文笔进行了评论——他认为我的用词习惯和他不一样。好吧,我知道我文笔差。


  第二天,报道出来了。先看看《安徽商报》出的《白卷考生的高考忏悔》。这好吓人,我在忏悔吗?不是吧!副标题是“打工后方知学业可贵”,看看——一个很好的劝学例子。我不解地是,为什么把我的工作——制作广告箱——写成糊纸盒子。他们也没说为我求大学的事情,而用专家来劝我复读。
    之后,《重庆晚报》出的《零分状元要来重庆上大学》没提到我。但这个网络页面(报社网站网页)显示不清,被遮蔽住了。我问张强,他说可能网站在换页面。我当时觉得“应该在封杀他,领导不准报道这样的新闻。”最后就是《重庆晨报》的“很傻很天真”,文中提到了我,并引用了我博客上的一些话。


  第二天,我不敢上街怕别人从报纸认出我来。不过,还是上街了,并看了报纸,还有大照片呢,一个乡巴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高考0分声 ( 皖ICP备10004957号 )

GMT+8, 2019-6-25 15:33 , Processed in 0.09382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