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0分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727|回复: 0

[原创] 徐孟南《高考0分声》26 骗子问:“你晚上不用吗,给你二百吧。”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1-30 16:41:04 |显示全部楼层
  徐孟南《高考0分声》26骗子问:“你晚上不用吗,给你二百吧。”
  在合肥,我住在刚租下来的房子里,可里面只有床,没有被子,我是用衣服作被子的,之前只买了水瓶和脸盆。我想买个烧饭的电炉或煤气炉,这里饭太贵吃不起,我只一天吃一或二顿饭的。不过得先买被子,晚上冷啊!我要到农行取钱。那天晚上,我去了。
  这天晚上10多点钟我从银行取钱回来时,突然有一个女人问我:“小弟弟,几点了”。当时我回头看到的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身旁还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小男孩。听到这话,我“哦”了一声就边掏手机边笑说:“我看看。”我笑着告诉了他们时间,说完我就要转头走,可这女人又叫住了我。“小弟弟能帮个忙吗?”听此我就走到了他们跟前。抱着小男孩的男人和我说话了。
  “我们刚从上海来,来这边做生意,可我们的银行卡丢了,现在没钱,手机又被孩子摔坏了。”这男人很不好意思的说,“不要笑话我。”
  我笑说:“不会!”
  这男人接着说:“我们想找个24小时营业的中国银行,可找了现在还没找到,这里有没有24小时营业的中国银行?”
  我笑说:“我也是刚来合肥。”
  男人笑问:“是大学生吗?”
  我不是大学生,但又不好说明我自己的身份,我是不想别人知道我的事的,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我笑说:“就是~ ~”
  女人笑问:“哪个大学?”
  我想了一下笑说:“安徽大学,就在那边。”我手指着安徽大学的方向。
  我想绕过话题,我笑说:“你可以打110!”
  男人说:“打过了,叫等明天”他又讲了几句我听不清的话。
  我笑说:“你们可以在公安局呆一晚上,明天再补办银行卡。”
  女人有点冷笑公安局说:“那是说住就住的!”听此我笑了笑。
  这男人接着说:“能帮我问问中国建行有没有24小时营业的?”
  我笑说:“那先打144,问问客服电话”
  男人不好意思的笑说:“胡来(马上)我给你充话费。”
  我笑说:“不用,不用!”
  可男人说:“不要充话费,就不叫你帮我们了”
  见此我笑说:“好吧!”
  我拿着手机拨电话。由于我的手机不好用得先把号码保存下来才能拨。男人见我如此慢就以为我怕他抢我的手机,他笑说:“我不得抢你手机,别害怕”
  我笑说:“不会不会!”
  我在打电话,他们站着,女人抱着孩子。
  我先打了114,之后打了中国建行的客服电话,可问题还没回答完,我的手机就没电了(我的手机就是这毛病,得停一会儿才有电。)
  我笑着对他们说:”手机没电了,我的手机就是这毛病。”
  那男人又不好意思了,他有话又说不出,“你看看,我我 我……”他的意思是自己现在身上没钱,没钱打电话,“别误会我,我不是(想向你要钱)”
  我笑说:“我去打公用电话。”男人不好意思花别人的钱。我知道是如此,便替他说了,我笑说:“我们打公用电话。”这男人的确不好意思,我说了几遍,他才要找公用电话。我们一起去找公用电话了。
  我和男人走在一起,而女人带着孩子走在后面,也许她太累了而跟不上我们。我和男人在去找公话的路上说了好多。他问了我的大学情况。我说时很不好意思的。他说了,他的弟弟妹妹也在上大学,一个上交大,一个上上海大学。我也说了我刚从银行取了200元钱的话。
  我们到了一家商店里的公话旁,他在打电话,我在旁边准备付钱。前两次都没打通,打通后他和弟弟通了话,说明了不能补办银行卡的事。我付了钱,我们就往回走,此时女人和孩子仍在我们前面。
  男人告诉我:“请不要把我的事告诉你的同学”他说这话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笑说:”不会!”
  他解释说:“你知道男人都要面子的。”
  我笑说:“就算讲了,他们也不知道你是谁!”我见他怕我说出去,我又说:“我不会说出去的,绝不会!”我们又说了几句话。
  我突然想到用我的卡帮他汇钱,我见他也有这个意思,便说:“用我的卡也管给你汇钱。”
  男人又不好意思了,但他说:“我也是这样想的。”
  我笑说:“那就回去打电话。”我和这男人就又到商店。此时,带着孩子的女人也来了。
  男人又给弟弟打了电话,并说明了用我的卡汇钱的事。男人向我要了银行卡。他看着银行卡读了一遍卡号并问了我的姓名。我还奇怪他弟弟怎么记得那么快,也许人家记性好。打完电话,我又付钱,男人也要喝瓶水,他选的是好东西,这好东西是我平时不敢轻易买的。此时我也很口渴,但我没要水。
  付完钱我们就去了银行。我建议去农业银行,我的银行卡是农业银行的嘛。我们进了大路,男人就说:“那不是有一家银行嘛?”但那不是农业银行,我以为农业银行卡只能在农业银行才可取钱的。我再听这男人一说我才知道,哪个银行都可以,不过得多收手续费。
  我到了徽商银行的一个自动取款机。男人叫我查查钱有没有到。在这之前,男人问过我我的卡上有多少钱的,他怕因为钱而使我们闹误会。我站在取款机前查卡,男人在一旁。他见我要输入密码便到了一边和女人孩子在一起。我没用过徽商银行的取款机,所以我不太会用,我便叫男人来帮忙。我们查了余额。卡上还只是我的钱,他的钱还没到。
  我取出卡蹲在了取款机旁,而还有人要取款,见此我又向一边挪了一下。女人见我如此还蹲在取款机旁,便笑说:“别呆在那儿,人家取钱,不要在那儿,那样人家就怕了!”这女人像姐姐一样教着我,“你以后就知道了!”
  我傻笑着到了他们那边。我站在台阶上,他们在下面,由于怕他们以为我站在高处而看不起他们,我下了台阶。
  我们三个大人说起了话。男人说他来合肥是做服装生意,“我家里就是卖服装的。”他真心得说着,我也认真地听着。
  他问我大学的学费,我说:“三四千吧。”
  男人奇怪地说:“怎么连学费都不知道。”
  我只好说:“家人给的,我不知道。”
  他又问了我大学宿舍,又疑问我怎么住在外面而不住宿舍,我又说了一下谎。
  我觉我们可以做朋友,我想我要是在合肥有个朋友也不错,这次是帮好了。作为朋友就得说实话,于是我和男人讲了我的真正身份——在高考上故意考0分和现行教育体制作对。他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对我也表示理解,同时劝我好好工作别辜负父母的期望,别让他们担心,别变坏了。
  我说:“反教育不是坏事。”
  他说:“你是好人,现在是好人,以后别变坏了。”
  我笑了笑,我想我不会变坏的,也许我也会变坏。
  此时,女人问我:“小弟弟,大学好不好。”
  我笑对男人说:“她没听见咱说的话。”
  男人说:“别跟她说。”
  见取款机旁没人取款了,男人叫我看看钱有没有到。我又失望而归。
  我说:算了,你们到我那儿睡,我到网吧,那天我就在网吧呆了一夜。”
  我之前说过这话,但他们不同意。现在男人仍不同意,他说:“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受一点委屈,你知道父母都这样,给孩子最好的。”
  而我却说:“受点苦也好”之类的话。
  但他仍不肯住我那儿并说:“要是我一个人,就到你那儿住了。”
  男人用我的手机给他的妹妹打电话,他要用他的手机卡,但我不让,“不就一个电话吗?!(花不了多少钱!)”可我平时为了省花费都只发短信不打接电话的。
  他打完电话说要把刚打的号码删去,说是他妹妹的号码,不好留在我手机上,我当然同意了。
  男人叫我先回去,叫我明天和他一起来取钱。我想先不说这个,得先把他们晚上的问题解决。我只问他:“你晚上在哪儿。”他只不要我管。我又要他到我那儿,他就是不肯。我也无奈。
  他问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大的宾馆。我突然想到何不把我卡上的钱都给他们,好叫他们到宾馆住。想到,我就跟他说了。他又不好意思了。最后,他也表示同意。他的条件是:明天加倍还我,我没想就说:“哪有这样的事?!”他却说:“不答应,我就不接受帮助!”我只好答应了。他还不放心,要我跟他拉勾。我倒不好意思了,这可是小孩子的保证方式。他伸过来了手,我不好意思的也伸过去了手,我们勾一拉拇指一碰,他还说着,“明天一切都听我的!”我答应了。
  之后,我就去给他取钱。我输完密码,取款机屏幕显示说,只能取100元(我也忘了是怎么回事)。见此,我就叫男人过来。他过来就取好了钱。男人拿了钱,我们到了一边,去女人那里。
  我怕600元钱不够他们用就要把身上先前取的钱给他们。可他们硬是不要。可我偏要给他们。他们接受了,男人接过了钱并装进了口袋里。可男人还是不想要完我的钱,便问:“你晚上不用吗,给你二百吧。”
  我两手一摊笑说:“这么晚了,我能用什么钱。”其实,我要买被子的,我还没东西盖呢。女人也要我留点自己花,男人说:“你留一百吧!”我无奈的接过了。
  之后,我们要再见了。此时,女人担心而恳求说:“小弟弟明天手机别关机,要不我们就还得……”她是怕我拿着将存有六万元的卡不见了。
  我则笑说:“要不你们拿着卡?”
  男人笑说:“不,没事的,我弟弟那儿有你的资料。”他又说:“明天我给你打电话,我妹妹那儿有你的手机号。”我一想他说的也对。
  我们说再见了。我回了住处。
  等我们相离好远,我才想起,我要想一想我有没有被骗。但回想起来刚才的情景发现并没有可疑之处。我想了好长时间就是想不出被骗的破绽。不过我又想骗了就骗了,不就700元钱吗,可我的心意感情要被骗了就不好受了。我是想让天下的人都像我一样做好事,可如果被骗了该多么令人伤心。直到夜里睡醒,我都没感觉到自己可能被骗的感觉,就像我对我的高考还没感觉到后悔一样。
  第二天,我没接到男人女人的电话。我卡上的钱也还是原来的几十元钱。我被骗了,我的善意感情被骗了,可我还没有感觉到被骗的感觉,也许我被这个社会麻木了,我没感情了。
  这骗子们的戏演得太真了,他们在这方面比著名演员还强,可他们的本事不用在正道上,可惜啊!!
  我被骗了七百块,准确地讲我的爱心被骗了。我觉得钱没了可以再挣,感情被骗了才是痛苦的。怎么会有那样的人?!我很不愿意知道。我不想别人也被骗,所以我得报警。我去找了公安局,第一家说案件发生地非他们的管辖范围,叫我另投别家。可我找不到,也不想找了,跑了一天,我还没吃饭呢。
  晚上,吃个饱饭去上网,遇到了张强。他说我可以借骗子炒作一番,媒体肯定关注,“你是新闻人物”,我还真信了。他叫我到事发地点拨打110,也拨打记者电话以网友身份说“白卷考生徐孟南陷入感情陷阱被骗千元,警察正在调查,最好叫警察与记者碰到一块,这样才好。”我又问了他好多疑点,他回答地也有模有样。
  第二天,我转游了好久,才找到案发地点。采好点后,我犹豫又决,拨打了记者电话,如张强所教的那样爆了料,我的声音颤颤地,毕竟在说谎。但感觉记者不会来。我拨了110,但我没再说谎话,我没如张强教的那样说正在被骗,我说是昨天发生的了,我不喜欢骗人的。110叫我到某派出所去报案。我失望地去了。计划又失败。
  《安徽商报》那记者已经知道我被骗的事。我发短信息给他叫他陪我去报警,也实说了,希望他写篇报道告诫人们别再被骗。其实,我被骗也不甘心,甚至庆幸这次被骗可能对我有利,“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记者说叫我去他们报社一趟。我当然愿意了。不过得先报案。
  我终于找到了该去的派出所。我是第一次进派出所。此时是正午,报案的人还不少,不过只有一民警受理,我们得排队。在我之前,是件网络游戏帐号交易纠纷的案子,案主是小伙子。只有买方在,卖方在外省,买方被骗的。这民警倒花了不少时间在他们身上。
  等了好久才轮到我,他们听了我的被骗,自然不解:这种骗法你也会信!
  在我填写报案表格时,又有人来报案,好像是这样的情况:在几个人看着的情况下,自己的摩托车还是被疯狂地骑走了。这个世界真疯狂啊!
  警察说,有消息会通知我。自然无下文了。我来报案只是为了告知别人别被骗,还有证明我被骗的事实。我该去报社了。
  到了报社附近我发了短信息,那记者下来接我,我们上楼了。他问了我被骗的情况,我说博客上写了,他非让我说说,还特别问了“你自己都不舍得买的饮料,却大方得给别人买?!”我说,的确是这样的。他还说这骗子的骗法很简单,可盈盈张强他们都说“也许他们真走投无路,没钱了,不一定是骗子。”
  这记者叫我赶快回上海,因为我没钱了。他偷看了我手机上姐夫的电话,后来才知道他请姐夫劝我回去。我也请他给我父亲打个电话劝说我父亲我可以写东西。后来有这样的话,“人(家)记者都讲你那是个梦!”在我写东西被父亲发现后,他常说的。不知是记者只说“改变教育体制是个梦”被父亲听成“写出好东西是个梦”,还是记者根本就说都是梦。大概是父亲误听吧,早知不请这记者了。

  记者又请我吃了盒饭。后来才总结出,有报道出才给饭吃。“白卷考生街头被骗七百元”的新闻,在后来的后来网上搜索我的名字时,我才不小心瞧见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高考0分声 ( 皖ICP备10004957号 )

GMT+8, 2019-10-23 00:12 , Processed in 0.08130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