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0分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51|回复: 0

[原创] 徐孟南《三人行》第一章:我的伙伴们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5-2 22:45:38 |显示全部楼层
《三人行》第一章:我的伙伴们
       作者:徐孟南 写于2007年 于2008年发表于徐孟南的新浪博客(现在原文还在)本小说以“三人行教育理念”为基础,畅想此理念下的教育体制。权当为了让大家了解此理念。
000001.png
  我叫杨然,今年十五岁,现在是名高中生,就读于县城高中一年级。这是县里唯一的一所普通高中,就像唯一的村小学、镇初中一样,只要毕业总考核过关就可以直接升学。我在初中毕业职业理想报告中说明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及特长,还有我的职业理想。我喜欢观察生活百态,并用文字记录下来。我的特长就是写东西,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感悟到的写成文章,组成小说,尽情的表达出来。我发表过好多短篇小说,也颇有影响。我的梦想是把世间百态都写在一部长篇小说中。因此,前提我得游遍世界,了解民族风情,解剖每物每世界。这都是后话了。

  进入高中后,根据老师们的建议,我选修了语文英语,还有必修的日常生活知识等。所谓选修课,是指将要从事职业要用的学科知识;所谓必修的日常生活知识课,是指一些学科知识对生活现象、自然现象、生活事件的解释,比如某个常见学术名词的由来、某种自然现象的由来、某个历史事件的经过、对某名画的欣赏等等。前者能令我学到专业文化知识,后者能促使我全面发展,当然也不缺乏品德教育。我的生活正因此而美好而有意义。

  说到美好,让我想起我之前的学习时代。在小学,我有玩伴;在初中,我有“死档”。

  且说这小学,我们是玩过来的,在老师的引导下,我们边玩边学。在玩乐中,我们就可以学到好多东西。只所以做到了玩中学,学中玩,这都是因为老师的功劳。老师一直在想方设法让我们在快乐中学习。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就把所要掌握的知识学到了手。所以,每每想到小学生活,我就会自然而然站起来。我觉得自己的童年很美好。幸福的感觉一直伴随着我,我也常想着让别人也幸福,常把幸福和身边人共享。

  然后说说我们的初中,我们是快乐着过来的。我们的初中学校是我们镇唯一的一所。其实,在全国都这样,每一镇只有一所初中学校。在老师的指引下,我们学了各种文化基础知识,当然也有日常生活知识等。随着学年的增加,在老师的指引下,我们的兴趣爱好特长逐渐凸显,我们的职业理想也慢慢地确定下来。至于学习中的乐趣从何而来,这是老师要想的问题,当然,有时我们也向老师提出好的建议。

  在初中毕业时,我们都要写毕业报告的,我们要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及特长和自己想从事的职业写进去。这报告是我们上高中时的参考材料。根据这材料,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高中学校,不同种类的班级。这些需要学生老师家长共同完成。我们所就读的有两种高中学校,一种是我所就读的普通高中学校;另一种是职业高中学校。和初中学校相似,每个县级区域也只有一所普高和一所职高。也就是说,一个县的学生若要读高中,只有两所学校可选。这两种学校的学生都可读大学,只是一所以文化知识为主,一所以技术知识为主。

  我所经历的基本教育制度已经基本介绍完毕,接下来说说我的玩伴和我的“死档”们。自从上学以来,我交了好多亲密的伙伴。虽然有些因理想而各奔东西,但但也经常联系,也有经常见面的。虽然在联系,但还是不如在一起。离散就是离散,离总会生疏。从小到大,老师常说,“要珍惜在一起学习玩乐的机会,好使回忆时不后悔什么。”还说,“世上人万千,能聚就是缘,时时刻刻是金钱。”老师还给我们讲过好多历史上的故事及身边的真人真事。我们都记着,并懂得去珍惜。当然也有吵闹,不过,握手言和就好。每每想起以前的生活,身心皆笑,这就是美好生活使然吧。

  如今的通讯方式是日新月异,相隔千里也可方面说话,但总觉得中间仍隔着一层墙。也许分离后的相聚会让彼此更亲密,而我们必竟都在成长,身心都在变化,到头来不知朋友模样。人生就是这样让你无可奈何,只有在顺从的同时去改变它。

  而今我能亲身接触到的有堂兄杨阳、搭档张正、老同学李华仁、同学黄成成、伙伴杨锦锦、伙伴杨松、伙伴杨莎、伙伴杨咚、朋友张建升等。我们有的天天都能见到面,天天一起说笑;有的偶尔一见,坐下长聊;有的见面只是嘘寒问暖......

  其中,杨阳是我的儿时玩伴,又是我的堂兄,其实他就比我大几个月而已。小时我的身材比他高大,羞于唤他“哥哥”,也就直喊其小名“阳阳”。我这堂哥的身材虽小,但头比较大,而且留平头显得头很圆,儿时的玩伴都唤他“大头”。我可没喊过他这外号,他必竟是我堂哥,而且我人又不顽皮。现在提起他,玩伴们都会想起“大头”的名号而暗暗发笑,只是乐一乐,并无取笑之意。如今的堂哥却很是高大,他前年突然长高,仿佛吃了生长素似的,可谓“突飞猛进”。

  阳阳人很老实,不爱与人争斗,很爱帮助别人。儿时,我和他打过一架,这是在小学的时候,在放学时的村口的路上,我与他动起了手。至于因何而起,我已忘却,我只知道,是我惹得他,是我先动的手,是他吃了亏。在我的记忆中,也只和他闹过这一次,后来也发生过小矛盾,但互相退让也就握手言和了。

  小学初中时,我们每学期都有一次笔试考试和一次日常生活知识比赛,我和阳阳的成绩都不相上下。不幸的是,在初一学年快结束时,他的手臂因意外而被自行车扎伤。因此他被迫带病上学,但行动不便,又无法写字,再加之他脑袋不是很灵活,以致功课跟不上,成绩一落千丈。但他没抱怨过谁,他还担心肇事者自责呢。结果他只能在初二留了一级。从此,我们就不能在同一班级上学了。如今,他上初三,而我在读高一。由于我在县城上学一周才能回去一次,我们只能在家长聊,说说各自的学习情况、学校发生的趣事,探讨各种问题。我们每次都聊得很是欢畅。

  现在,阳阳在学习各科文化基础知识和日常生活知识等,并向自己的兴趣爱好及特长方面发展。阳阳平时比较爱摆弄一些破废的小机器。小时候,他爱把刚买回来的小东西拆散瞧瞧,他想知道小东西的肚里到底都有什么东西。他每碰到一个新物件都很好奇。有的拆后能装回去,有的则无能为力了。但大伯并没有因此大吵他,而是带着他去维修店找师傅组装。大伯叫他在一旁观察,告诫他如有下次得自己组装回去,要不然得挨揍了。而他回去后就会立刻拆开,然后努力地装好。孩子对这个世界总是很好奇,爱动脑筋去想,爱动手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而父母是鼓励的。孩子最具有创新能力了。阳阳长大后懂事了,不拆新东西了,也长本事了,能把报废的机器拆除,然后东拼西凑小零件,组装一台好机器。

  这不,现在爷爷耳边的收音机就是阳阳以废弃零件组装成的。虽然收音机旧,但爷爷很高兴,孙子生产的东西好嘛。爷爷常夸奖阳阳“有本事,有出息”。搞得我都有点儿忌妒他。好在,我还能为爷爷讲些奇闻异事,也能逗他开心。当然,聆听爷爷讲他那个时代故事,也是我的最爱,而且他也很乐意讲他的故事。

  鉴于阳阳的动手动脑能力强,老师建议他读高中时选修物理数学。这也是他最喜欢钻研的学科。他想发明好东西为人服务呢。

  下面给大家介绍我的同学张正,他是我的搭档及朋友,同时也是我的竞争对手。我和张正是同一个镇的,所以在同一所初中上学,又因缘分,我们被分到同一个班级。他是我初中时认识的第一位新同学,这也是缘分。当时,班主任先抽出我们站在讲台作自我介绍。从此我们的接触也多了,便熟识了。我经常和张正合作进行英语小剧表演。这小剧大多都是我们自己编的,是我们一起讨论排练后得出的。同学们都说,我们这对“黄金搭档”表演得最好了。

  记得初中时,有一件小事是我敢想而不敢做的,而张正却“明目张胆”地做了。身为农村孩子的我们总是贫穷的,我们自小就爱惜父母的血汗钱,能省一个就是得一个。所以,我们有空就跑回家吃家里的饭,这就会省钱了。但有时候来不及跑回家,我也有其他省钱的办法。我们可以带干粮(家里的馍馍)来学校吃。这就我想而未敢做的小事,而张正却做了。他还在教室内当着同学们的面啃完了。那天,我们看着他边不好意思地嚼硬干厚饼,边写作业。而我们在不好意思地笑他。只所以我们不好意思,是因为我们让他不好意思地吃东西了。我们更多地是发自内心的羡慕和佩服。他的这一行为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我还记得初二时,每学年一次的城乡学生互换一周生活的情形。我们乡下的学生和县城内的学生需要互相交换一周,在这一周中,我们去体验另一种生活。我和张正住在了我们各自的新家,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只可惜不同班。不过,我们是邻居,我们的新家在同一座楼。这又是缘分吧。

  那天是周日,我们两家就相约去玩。路上,张正的“母亲”给张正讲了好多故事。“张母”是学医学的,现在做医生,她给张可讲了很多医院里的事情。其中提到了有时候医学对挽救生命的无奈,生命在医生面前的亡失。此时正是我们要迈进初三的时候,是发搅自己职业理想关键的一年。张正听了“母亲”的介绍后决定当个医学研究者。所以,上高中要选修的学科是生物化学数学英语,当然还有必修课日常生活知识等。

  现在张正和我一样在读高一。我们常在一起畅聊的。

  下面这位同学叫李华仁,他也是我的初中同学。他的脸较黑,还有几个除不去的青春痘。他的嘴巴很大,他笑起来不甚好看。不过个子身材都还好。他有一点让我感到很奇怪,我没见他红过脸,不知为何。初中时,他上讲台演讲不会脸红,讲不出来不脸红,紧张时也不红脸;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答不出老师提问也不红脸;和人争论时也不脸红。也许他的心里素质好,根本不在乎学习以外的事。说到这里,我想到他和别人讨论问题,遇到不观点时,他会很气愤地与你争论。这让人很不舒服。他一向专注于学习,很不爱说话。他很少与同学交流。有时我会觉得他很陌生。

  在初中毕业写毕业报告时,他写了自己最擅长的学科数学与化学,上高中他要选修数学化学英语.至于他以后的职业,他说要根据数学化学来选择.现在,他和我一样在读高一.虽然学校很大,但因学了共同的科目英语,也常遇见.

  下面说说我的初中同学黄成成。在初中时,我们的关系不太好,我对他的样子有点儿烦感。我们也赌过气,有时见了也不打招乎。到了高中,我们没有同班的学科,只是在同一座楼(英语楼)里上着课。由于在学校遇见的可能性不大,我们不常见面。而如果遇见倒显亲密了,必竟老同学嘛,有“老乡见老乡”的感觉。我这位老同学较矮,脸圆头大,给人肥胖的感觉,其实他是偏瘦的。他比李华仁爱说话些。他脸容易红,因为爱面子吧。他也很专注于学习,成绩也不错。

  他现在在高中选修了英语语文,他要读外语系,以后打算做翻译工作。

  下面要说说我的小学同学杨锦锦。他和我同庄,从小学到初中,我们都是在同一个班级上的课。可惜他只读到了初中毕业。他不高,身材瘦小,看起来是个精明的人物。上学时,我这位老同学的各科成绩都不好,让人觉得他不是块上学的材料。不过,他的日常生活知识很丰富,他就是那种对学科简单认识,并用到日常生活上的人,懂的事情多。锦锦这人活泼开朗,很是外向。不管遇到什么人,他都能与之侃侃而谈,而且谈话中大家都笑声不断,再内向的人,他都能让其开怀大笑。他这人也十分成熟稳重,在同学间也有点儿威望。要有同学闹矛盾,他常能调解成功。见过锦锦的人都会记住他,也想再和他接触。

  令人不解又觉可惜的是林林没有继续读高中,就算成绩不好上职业高中也行啊!至少得学门技术啊!而他在初中毕业报告上写道:“我不上高中,我要告老还乡,回家养老。”这是他学业生涯的最后一句戏话。他要到社会上去学习,自己该学的文化知识在学校都学完了,该研究社会学了。

  如今,他在家乡附近的一家建筑公司当包工头。他要带领乡人快乐致富。他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人只要肯学习,在什么地方都有口饭吃。

  相对于锦锦,从小一起到大的小学及初中同学杨松则是个很不爱说话的人。尽管老师一再努力培养他的交际能力,但他仍像锅里煮的石头一样不开花,就是不爱说话。可能因为他和别人没什么话题可谈吧,要是遇见懂菜的人,他们能聊的很开。说起菜他就来趣的。

  我这同学爱笑,特别是在品菜者夸他做得菜好吃时,他会笑得很甜,也有点憨憨的样子。有一次,全班野外游玩聚餐,他掌厨,吃完他做的菜,我们把他夸得合不拢嘴来。他人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很笨的样子,但他心藏真诚快乐,是个很憨厚的人。我们虽然住在同一个村庄,但相距较远。我们也不多接触,但彼此并不陌生,我们是很聊着来的朋友。我一直记着他憨厚的样子,纯真的笑容,还有他做得可口菜。

  在学校,他的成绩一般,人缘较好,很爱帮助别人。这也不算优点特长,因为其他同学也有。他做得菜好吃,应该是他的特长了。所以,他想在职高读厨师专业,可父亲不让。松松家开了饭店,生意很红火。他父亲是个出色的厨师,是从县职高毕业的。本来子从父业是好事,可他父亲反对。杨父认为做厨师没多大出息,他想让儿子干别的。可儿子也不相让,非当厨师不可。最后在老师同学的劝说下,父亲让了步,儿子又露出纯真的笑容。

  如今,松松在县职高厨师班学习。当然不光学做饭,还学日常生活知识呢。休息天,松松回家还能大显身手。

  小学同学杨莎也是我们村庄的,也和我们是同龄人,我们小时的女玩伴。她这人老实不爱和陌生人说,见了儿时的我们倒能畅谈,谈过去现在与未来。上学时,她的成绩一般,但学习是勤奋认真的。她与同学关系和睦,爱和大家一起玩耍。她的初中生活过得挺好的,她喜欢一些体育运动,如羽毛球排球等。

  初中毕业后,根据家人的建议上了职业高中学习裁剪缝纫。现在,在县职高读高一,学习裁剪缝纫技术。读着简单几何,还有日常生活识。

  在我们几位中,数杨咚家最为贫困。她的父母在她上初中时就先后病倒了,家里的收入还不够看病用的。家里生计全靠几亩地和政府的补助。她的初中就是补助过来的。课余时,他在村工厂做临时工,村里人也很照顾她,她心存感激。咚咚还有个哥哥,现在在读大学,他的学费来自政府贷款,生活费来自勤工俭学,有时他也给家里寄些钱。

  上学时,咚咚很是勤奋努力,而且成绩也不错。她与同学关系很好,爱帮助别人。人长得也漂亮,也有点内向,是个很好的人物。她是个自信乐观的人,虽然家穷,但她仍觉幸福。

  初中毕业后,她没有上高中,至于原因,大家都知道。也曾有人要助她上高中,但她拒绝了。但这并不等于她就放弃了学习,她要在家自学,同时方便照顾父母。她相信自己自学也能出成绩。她要利用家里的土地创造出更多的财富。

  如今,咚咚一边自学农业技术,一边照顾父母和家里的庄稼,一边在附近工厂做零工补贴家用。他虽然很忙但很充实。

  下面这位同学张建升是我小学五年级的同学。他本比我高一届的,但因病复习了一年。他的腿有毛病,犯起病来不能走路。他身高一般,圆脸圆头,看起来很瘦弱。他走路一瘸一拐的,可以看出病把他带垮了。

  上学时,他的成绩不错,和我不相上下。他的字体很漂亮,这是我所不能及的。他也因此特长而骄傲,现在村里的春联都请他写。虽然腿脚不便,但他顺利地进入了初中。可令人遗憾的是我们无缘在同一个班级学习。好在我们能常聚在一起畅谈。后来他的腿病又严重了,只能被迫修学。他回家自学。受到重重打击,他并不悲观,他“阿Q”式的自我安慰道,“幸好上帝只要了我的腿,留下了我的生命——写字的手。有手就好!”其实,有时阿Q精神也是很好的。我放学回家要路过他家的,我会经常去看他,与他畅谈一番。他的书法是越来越有欣赏度了。

  由于疾病,给这个家庭带来的是贫穷。现在他家的房子还只是三间厢房。好在父母还有工作,村里的工厂就是好,就近就能工作。

  如今,他也不上学了,在家自学,他主要学习书法,还有一些基本文化知识。

  如今,令我最思念的伙伴是杨涛。我们也是从小玩到大的。我们大伙儿一起学习一起进步。每每听到她的名字,我脑海中就会浮现以前美好的场景。

  涛涛学习勤奋,成绩很好,是女生中的姣姣者。可惜的是在初一暑假之后,她却不见了。据说,她和家人去了遥远的新疆。令我不解地是,她没有和我们告别就走了。好在后来联系上了。我们也没问她突然离开的原因。后来我们经常用电话等联系,虽然仍很亲密,但总不如在身边好。

  这样三年没见面了。如今,她在新疆那边读普通高中,选修了英语语文。她要当翻译员或播音员。我记得她的声音很好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高考0分声 ( 皖ICP备10004957号 )

GMT+8, 2019-6-25 15:33 , Processed in 0.10558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