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0分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46|回复: 0

[原创] 《三&虚》他们小时候玩的游戏8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7-30 19:01:42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是星期天,是莎莎的生日,雪方水英他们打算这样过:白天写作业,然后尽情得玩,晚上开生日派对。
  下午时,他们都把所有玩过的游戏玩过了,捉迷藏啦,电爆炸啦,丢沙包啦,跳绳啦,耖步啦,木头人啦等等,还有好多叫不出名的,最后,水英莎莎嚷着要来“摔炮”(方宝),来“弹子子”(玻璃珠)。而这摔炮和弹子子都是男孩玩的游戏,女孩还真没玩过,不过,雪方群松他们和这俩女生玩了起来。
  摔炮玩起来要力气,没弹子子好玩,而且弹子子的玩法多样。他们一开始玩的是锅锅,群松就地画了个圈圈,就是锅锅了,然后在圈圈旁画两条平行直线,离圈圈一近一远。群松把自己所有的弹子子都拿出来,每人十五个,而每人手里拿五个,其余十个皆放于锅里。
    群松说道:“从锅里赢十个就可以斗(弹)别人手子(母子),要是被打死了,放十个到锅里还可以重新开始!”说完,特别问水英莎莎道:“你俩懂吗?!”
    她俩都笑着,说道:“不是很懂!”
    雪方笑说:“来(开始)的时候再慢慢跟她俩说!我们开始吧!”又对她俩笑说:“我们从这里弹弹子子出去,好分先后(发子)!”
    雪方来到离锅锅较近的那条直线,右手拇指、食指、中指捏手子于此近线处,欲向较远那条线弹出。他看着水英莎莎,叫她俩做和自己一样的姿势,“也可以这样捏弹子子!”说着,他攥拳,拇指和食指中指形成一小窝,他把手子放于窝中,他示范着笑说:“这个比较简单!”
    这俩女孩一学就会,跟着雪方把手子弹出去。
    雨方弹出手子后,笑说:“我肯定是第一!”
  群松笑道:“那可不一定!”说着,弹子子一出,比雨方的离远线还近。雪方水英莎莎他们都来到自己的子子旁。雪方笑说道:“在这条线内离这条线越近,越先斗;在线外,也是如此,但线内排完后才能轮到线外的!”
    她俩都笑着看着雪方嗯了一声。莎莎笑对他说:“你老末喽!”雪方笑着点了点头。
    群松笑说:“我第一,雨方第二,水英第三,莎莎第四,进进第五,雪方第六!”
    群松说着,就拇指食指中指握手子(玻璃珠),在较远那条线处向锅里猛力进发,只见子碰子,一堆玻璃珠边上的一个出锅,他的手子飞出锅外很远。他收了出锅那子,再到手子处,就地弹出,手子向锅锅逼近,好准备下一次进攻。
    之后,雨方进攻,撞锅中玻璃珠起飞而过群子。
    下一个水英,她用力不够,手子进锅里了,她问:“这该怎么办?”笑着看着雪方,他笑说:“等下次轮到你了,从你手里拿出一子,当做手子,重新开始!”
    水英噢了一声,告诉莎莎道:“要用力!要不你也掉锅里!”
    只见莎莎用力推送出玻璃珠,锅里的玻璃珠被弹出了好几个,看她高兴地去捡自己赢的玻璃珠。
    可群松却忙制止道:“不能送子!”莎莎不解。
    雪方笑着解释道:“斗的时候,手不能往前移动!”
    群松笑道:“念你是第一次,重新来!”
    莎莎佯作生气道:“重新就重新!我照样能赢那么多!”说着,把捡起的玻璃珠又放回锅里,回到远线重新进攻,这次,也够力道,但无缘锅锅,手子猛跑了老远。雨方群松看了,忍不住笑着。莎莎也笑着,开玩笑说:“怎么了?!不行吗?!有本事,你也来个这样的!”
    群松顺话笑道:“好!马上我向你学习!”大家都笑着。
    见莎莎毁了,进进就斗出了手子,来了个撞击,可惜没从锅里斗出子来。
    雨方见进进也毁了,就叫道“雪方快点!马上就是我了!”
    雪方笑道:“急啥个?!慢慢地才好玩!”说着弹出手子,冲出俩子,之后接着进攻,又击出一子,笑对雨方轻声说:“慢慢来,不用急才好!”说着又进攻一回,不够准,手子从锅里缝隙窜出,跑了老远。
  然后下一轮开始,只见群松左手指尖撑地,右手捏子放于手背,用眼瞄准手子与锅子,用力射出,锅内翻腾,子子们散开,三子出锅,手子弹回,叫人看起来很有眼福。
    群松笑对莎莎说:“够力道吧?!”
    莎莎笑道:“要是我的弹子子离锅那么近,我也能斗出那么多!比你的还多!”
    群松笑道:“佩服!”莎莎听了很是得意!可群松又加了句:“佩服你的大话!”
    莎莎见他嘲笑欲去打他。
    雨方叫道:“莎莎别闹了,马上就轮到我了!”
    群松也忙改口笑道:“说着玩的!别生气!我相信你肯定比我厉害!”莎莎方才罢手。
    群松再进攻,擦锅中一子而过,手子飞了老远,也没再赢得玻璃珠。
  之后,雨方迫不及待得进攻,猛冲直撞,瞎蒙获得一玻璃珠,他骄傲地笑说:“还是我厉害吧!那么远都能中!”
    群松笑道:“蓄势待发的好处!”
    雨方听了更不亦乐乎,再一射,又是瞎猫碰见死耗子,他笑说:“不承认还不行!”大家都笑着。他再想施展威力,不料滑子,还没进攻,手子就从手里滑出了,而且还进了锅里。
    大家就乐了:“得意忘形的结果!”
    雨方忙说:“不算!我得重来!”
    群松笑道:“好,你可以重来!”雨方听了自是高兴。但群松还没说完:“不过你得把赢来的子子放回锅里!”
  雨方转喜为气,鸣不平:“那莎莎都能重来来?!”
    群松反问笑道:“你是第一次来弹子子吗?!”雨方这才罢了。
  下一个水英,雪方叫她从自己手里重新拿一个当手子,水英却说:“我还想用原来那个奶油的!”她指着锅里的已亡的手子。
    雪方笑道:“可以啊!怎么不早说!你拿手里的去换!”
    水英笑道:“可我手里的都好看,你看这个,里面多绿,还有小草;还有这个,里面还有水珠,多像清晨的露珠;这个呢,里面有菊花瓣;还有这个,里面有个“福”字。都太好了,我不舍得!”
    远处的雨方叫嚷道:“不舍得就多赢几个!别又进锅了!”
    水英叱道:“乌鸦嘴!”
    雪方拿了一个自己的给水英笑说:“既然不舍得,就拿我的这个去换好了!”
    水英笑道:“谢谢!哥…”没把“哥哥”说出来,解释说:“要是我能叫你哥哥该多好!”
    雪方看着她笑着,不语,但眼神却说明了一切。远处的雨方叫道:“不行!我们可是和你爷爷一辈的!”这是事实,但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其实在雪方骨子里,他们几个都是兄弟姊妹,没有什么辈份之别。
  水英拿雪方送的玻璃珠去换锅里的玻璃奶油珠,然后重新进攻,她也用眼睛瞄准,然后用力进发,只见子子相碰再碰,在连环碰撞后,手子被弹回,一子被弹出锅。水英捡了赢得的玻璃珠给雪方,笑说:“还给你的!”
    雪方没接,笑说:“不急!”又开玩笑说:“留着下次用吧!”
    水英也开玩笑道:“你咒我啊!”
    雪方笑说:“留着底,心里踏实!而且有备无患!”
    水英笑道:“那好!”
  见水英磨蹭,雨方又嚷道:“快点!你们女生怎么老是婆婆妈妈的!”
    水英回应道:“急啥个?!”说着,她找到手子又去进攻,可惜没成功,不过手子停在了锅锅边,方便下次进攻。
  接着又是莎莎,她笑问:“我站起来斗,可以吧?!”
    群松笑道:“当然可以!”
    听此,莎莎站立,弹出手子,玻璃珠以抛物线的路子前进,正好砸在锅里一堆玻璃珠上,子子们被击散开,有三个出锅,而手子却没能出来。
    群松对莎莎说:“你得等下一轮重新开始!”
    她看着出锅的子子问:“那这些弹子子算不算是我的?!”
    群松笑道:“当然算了!”
    莎莎高兴道:“那就好!”
  之后就是进进了,他用力往前冲,冲过狭缝却撞了水英的手子,把她的手子撞了老远。进进见此,二话不说,拿出自己的子子递给水英。
    见自己的手子被打得老远,水英正要恼火,见进进递过来的子子,不知所措,没接子子,疑问道:“干吗要给我子子?!”
    群松解释说:“他刚才斗的时候,没有说‘一杀完’,也没说‘连打带斗’,现在斗了你的弹子子,算违规,所以给你一个弹子子作惩罚!”
    水英噢了一声,笑说:“算了!下回再说!”
    进进笑说:“不行!愿赌服输!拿着!”
    看他那么诚恳,水英接受了,“谢谢哦!”
  下一个又是雪方……

  是群松先赢得了十个玻璃珠,所以他有权力斗别人的手子,当然仍然可以斗锅里的,也可以一起吃——“连打带斗”或者“一杀完”。群松慢慢逼近锅边,并且守株待兔,其他人就不敢靠近了,只能猛冲硬闯了,见了群松的手子都避而远之。而群松逮到机会就猛攻击锅里,赢得钵盈盆满。
  雨方惨了,一不小心送上了群松的大门,忙央求道:“群松,饶了我们吧!”
    群松笑道:“你手上如果少于十个弹子子,我就不斗你的了?!”
    雨方无奈道:“那你打吧!大不了一死!”
    群松笑道:“那我可不客气了!”说着,砰一下,正中雨方的子子。之后,又去攻击旁边的雪方,没着。
    之后轮到雨方,他把手中的十个子子放到锅里,得了一条命,重新来过。他奋力一冲,十子四散开来,已有两子出锅,他再来一冲,又获一子,之后再冲不中。
  之后是水英,她已经从锅里赢得七个,这次兴冲冲得一冲,又中一个,太兴奋了,“我那么远都能射中!厉害吧!”
    雪方他们都笑着应声:“厉害!”她再一射,却没得,刚才是运气了。
  又是莎莎,她已赢得八个,还差两个就可以斗别人了。这一兴冲却没得,无精打采得去等待。
    雪方对莎莎笑说:“雨方都死一回了,你看你多幸运啊!不要气馁!”中国人是以别人的不幸而为幸的,这好象是阿Q精神,当然利弊都有的。你看,利的一面来了,听雪方这么一说,莎莎高兴了一起来!
  之后是进进,一冲之下,子碰子再互碰,两子出锅,他也可以斗别人手子了,但他选择靠近锅边,以先多赢锅里的玻璃珠,来垫底做保障。
  下一个是雪方,他还差一个就可以像群松那样为人所惧了。结果真得一子,见群松在身旁,雨方乐了,对雪方笑道:“你可别故意放过他!”
    雪方笑道:“我傻呀!能赢我不赢!”说着,就架起了高机,一击中的,群松得学雨方放锅里十个来救命了。
    接着,群松放于锅里十个,手里还有十多个,去掉一开始的五子,他还算赢了六子,不错,相比之下还是不错了,只是一朝失足,你看他这一冲又获俩子,呵呵……

  水英莎莎也可以斗别人手子了,拿着子子横冲直撞,撞到哪个都好。水英惨了,撞时忘了说“一杀完”或者“连打带斗”,结果冲了锅里的又撞了群松的手子。
    群松笑道:“谢天谢地!我没死!”
    水英却道:“我不是打到你了吗?!”
    群松笑道:“你没说一杀完!”
    水英噢了一声,把冲出的子子给了群松,大说“连打带斗哦!”没打着也没斗到。呵呵……

  最后锅里没玻璃珠了,虽然雨方没再赢够十个,但可以进攻别人了。于是大家进行最后的决逐。大家斗智斗勇。雪方见雨方的子子离群松的最近,且易中,便夺路而进,在群松那边等待雨方。雨方虽知雪方在守株待兔,但不怕,他用力发子,大叫:“我一箭双雕!一杀完!”结果半路被泥块挡住,不得去路,玻璃珠停在了俩子子中间,被别人双雕还差不多。
    水英见此,也来凑热闹,在周围等待。
    莎莎笑道:“我也来了!”
    进进也不落后,前进!
    雪方架高机瞄准雨方的,中了,手子停在了群松旁边,朝着进进水英那边继续冲,一路杀下去,只留下莎莎。他俩互斗了一大阵不分胜负,收子了……

  群松笑着对水英莎莎提议道:“还有一个更好玩的弹子子!”
    莎莎笑问:“怎么玩的!”说着,群松找到了一个坑坑,这是他们常用的,所以看起来很光滑。
    他对她们说:“这个!你们该见我们玩过!”
    水英笑道:“这个很好玩的!还有什么老虎!什么大老虎二老虎!我看你们玩得可起劲了!”
    莎莎也笑道:“对啊!这个比锅锅的还好玩!我们玩这个吧?!”
  群松笑道:“那自然!”说着,群松从坑坑边向外弹,他笑对水英莎莎说:“先这样弹出去!”说完他又把子子拿在手中,莎莎便疑问:“弹完就拿到手里?!”
    雨方对群松说:“既然斗好了,就那样(放那里)嘛!”
    群松笑道:“我又不傻!”
    雪方见莎莎疑问便笑道:“先斗的对自己不利!这回,离坑越近越优先!如果你先斗的话,在锅边会被别人撞老远!”
    水英惊讶道:“一开始就斗别人啊!”
    莎莎明白了,对水英笑说:“就是争先后!”
    水英噢了一声,笑说:“那我先斗好了!”
    雨方忙道:“好啊!”
    雪方笑对雨方道:“今个怎么知道女士优先?!”
    雨方笑道:“女士一直都是优先的!”
    进进已经斗了,雪方也蹲下了斗着,群松笑道:“今天男士优先了!”说着也斗上,也没去撞谁的子子。
    莎莎笑问:“不是可把别人的撞老远吗?!”
    群松笑道:“可以啊!你可以来撞我!”
    莎莎叫道:“好啊!”她说着也来斗,雪方提醒笑说:“离锅越近越有利!”好像也不一定吧。
    水英也来斗,谁也不撞谁,最后一个雨方自己也不会撞击别人,他要夺第一个先后顺序的。他笑着蹲下,一射而出,老远,笑说:“今天都破例了!”
  群松高兴地笑说:“莎莎,你第一!你先斗,尽量把弹子子斗到锅里!”
    莎莎也高兴道:“进锅之后呢?!”
    群松笑道:“等你进锅再说!”
    莎莎笑着答应了一声“好”就往锅里斗,还真进了。
    群松笑道:“你已经一年了!你再沿锅边斗出去!”
    莎莎笑问:“一年是什么意思呢?!”
    雨方应道:“就是进一级!你快点!”
    群松笑道:“十年后你就是大老虎了!”
    莎莎噢了一声,群松又道:“你这样斗出去,可以选择斗别人,如果斗住了,继续往锅里斗。”
    水英笑问:“那算不算赢子?!”
    群松笑道:“不算,等当上老虎才可以赢子!”又对莎莎笑说:“如果你斗不住,就得等到下一轮!你也可以选择斗在锅边,好准备下一轮,但是,这样的话,别人进锅了就给别人方便了,别人会打你的手子,好再进锅,而你的则要减级了,被打一次少一级,也就是少一年!”
    莎莎又问:“那没级要是被打呢?!会不会……”
    雨方等急了,叫道:“你先斗吧!啊?!”
    莎莎才笑着斗在了锅边。 
    第二个是水英,她选择往锅靠近,反正自己没级。之后是雨方,他也靠近,反正沙沙水英在掂背。而雪方选择进锅,但用力过了,在锅里转了半圈又出来,大家白高兴一回。
    然后进进,他轻轻斗出,希冀进锅,还真进了,拿了手子斗锅旁边雪方的玻璃珠。由于锅旁的手子离锅较远,他选择猛击,希望自己的手子定住不动,果然子子碰子子,雪方的手子飞出,进进的在原地自转后才停下,然后他再进锅,之后斗水英的,也斗住了,但只是擦边,自己的子子跑了老远,只有再向锅锅逼近,他两年了。
    最后一个群松,他进了锅,然后架高机沿锅斗雨方的,子子对碰,直线相离。进进的退到锅边,再进锅打水英的,中了,但子子跑远了,只有再逼近锅锅。
  之后是莎莎,她欲斗,却滑了子,不过挺不错的,子子进锅锅了,她去打雨方的手子,中了,但自己的手子却跑远了,可她选择猛冲,碰碰运气,进了,呵呵。之后停在锅边等待。
    之后是水英了……

  后来雨方的手子跑到锅边边来送死,被进进抓住了,他在锅边轻轻斗雨方的玻璃珠,雨方的手子被擦动,原地等待受死。一旁的雪方给水英莎莎解释说:“如果斗别人弹子子时,自己的弹回锅里,自己就没级了,所以进进很小心。你们也要小心哦!”
    她俩高兴得嗯了一声。
    进进第一个到了十年,是大老虎了,等到下一轮,他就要专门斗别人的手子了。
    雪方边斗边对俩女孩说:“马上再轮到进进,他就要斗我们的子了,不要再靠近锅了,能进锅就进锅,不能进就跑远的!”说完,他是二老虎了。
    之后轮到莎莎,她进了锅锅,六年了,斗了群松的,跑了老远。
    之后水英,水英进了,七年了,然后没有别人的手子可以让她斗,她偏不听,把手子在锅边,“我就放在锅边,看你们怎么斗的!反正都是玩!”大家都笑着。
    然后,雨方进锅多了一年,也跑远了。
    之后群松没进锅,也停在了锅边。
    大老虎上场了,对水英笑说:“你看看老虎是怎么发威的!”大家都笑着。
    只见,进进一脚踩锅锅,蹲下去,自己的手在锅内边,拿着手子射锅外边水英的手子,水英的子子飞了老远。水英笑着去追子子。
    进进对雪方笑说:“我不斗了!群松那个留给你吧!”雪方笑着用力一斗。
    这样大家就不能进锅锅,最后他俩留情,他们一个个的也做了老虎。雪方进进把子子放在锅边让她们“泄气”……
大家都不亦乐乎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高考0分声 ( 皖ICP备10004957号 )

GMT+8, 2019-2-17 14:10 , Processed in 0.08712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