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0分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97|回复: 0

[原创] 徐孟南长篇小说《三&虚》他们小时候玩的游戏 9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0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7-30 19:02:50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晚上,在莎莎家里,雨方给大家做了一大桌好吃的,有雪方喜欢的鱼香茄子、青椒炒蛋;有水英喜欢的清炒小青菜、蛋炒西红柿;有群松喜欢的酸辣土豆丝、青椒炒肉丝;有进进喜欢的东瓜炒小鸡、丝瓜炒蛋;还有雨方自己喜欢的红烧肉、猪蹄、青椒炒肥肠;最后是莎莎喜欢的麻辣豆腐、臭豆腐,还有为她生日特别准备的生日快乐汤,雨方按照她的口味和爱好做的。再摆上蛋糕,他六个齐聚一堂为莎莎庆生,也为他们的友谊而祝福。
    大家一起吃喝玩乐着,诉说着以往的快乐、悲伤、幸福。
    雪方笑着说道:“我记得以前,我姐姐被芝麻茬扎破了脚,家人把她送到医院,就我一个人搁在家里,一开始我很担心姐姐,后来天渐渐快黑了,我突然非常非常地害怕,非常地孤独,我平生第一次那么的害怕孤独,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就我一个人了,我很难受很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一个人站在屋山头望着路口,等着……
    随着时钟的移动,天天也慢慢黑了,恐惧一点一点地袭来,我想哭,可我不敢放生大哭,怕别人听到,我只能泪如雨下的抽泣……”
    雪方笑着说着,慢慢眼角湿润。水英莎莎他们似乎也感觉到了雪方当时的恐惧孤独,也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
    雪方继续笑着说:“就在这时候,你们几个突然来了,你们还说找了我好长时间,去奶奶家没见我,去大爷(大伯)也没见我。雨方问大娘,她说我也没有去医院,几个叔叔大爷邻居家都没有,你们都急死了,天都快黑了,我能跑哪去呢,你们就满世界地找我,找啊找,可就是找不到,你们都急哭了。最后听一个大孩说我在路口姗姗家屋山头哭,你们就拼命往这跑,你们怕我害怕,怕没人陪我。当我见到你们时,我却放声的哭了,有你们在,我就敢做我想做的事了,我当时就想大声的哭,告诉你们我的恐惧我的孤独。你们扑过来和我一起放声哭泣,路过的人都不知道我们这边发生了什么事,都过来看,还以为谁被欺负了呢!他们不知道我们是多么的高兴,你们终于找到我了,高兴,我看到你们就不害怕不孤独了,我从来没那么高兴过,我当时就想啊,还是朋友好啊,有了朋友就不再害怕不再孤独!”雪方说着品味着泪流着高兴地笑着,水英他们也泪流得笑着。
    群松忽然举杯泪流满面地笑道:“来,为了我们的友谊,干杯,愿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快乐幸福!”
    大家纷纷举起饮料杯,“来,为了我们的友谊干杯!干杯!” 大家纷纷诉说着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言之不尽……
    最后,把他们的“友谊之屋”搬弄出来:莎莎那个“生日派对”放在中间,其余五个与她的依靠,六个屋屋比邻而立,里面都住着他们六个,他们或悲或喜,以前的点点滴滴,浓缩得都是幸福,因为大家都在一起;屋内:一桌一糕六友谊,屋外:黑瓦绿墙木头门,门上刻着蓝色对联,上联:恩情恋情亲情是比友情 下联:前日昨日今日不如生日 横批:生日快乐!
    大家把点燃的生日蛋糕拿出来放在饭桌上,靠近莎莎,大家齐唱生日快乐歌儿,最后一句“祝莎莎生日快乐”后,大家让莎莎许愿,莎莎两手相托于下巴,微闭双眼,没几秒钟,莎莎睁眼快速吹了蜡烛,她笑说:“听说,许愿之后快速吹灭蜡烛,愿望一定能实现!”
    雪方笑道:“只要蜡烛都灭了,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莎莎却反问笑问雪方道:“真的吗?!”
    雪方愣了一下,只有说:“真的!我上次的生日愿望都实现了!”
    水英忙笑问雪方:“什么愿望?!”
    雪方长“嗯”了一下笑说:“就是天天和你们在一起了!”大家都笑乐着。
    雨方转头笑问莎莎:“莎莎,那你的愿望是什么?!”
    大伙儿都看着她,她也长“嗯”了一下,笑说:“我许了两个愿望,一个也是我们天天在一起,这个是肯定能实现的了!至于另一个吗……”
    莎莎笑看了雪方一眼,又看着大家笑说:“等实现了,我再告诉大家!”
    群松笑道:“现在就说嘛!我们也好帮你完成!”
    雪方笑道:“好了!俗话说天机不可泄漏,既然我们的莎莎说等实现再说,我们就等它实现了再和她一起分享!来,莎莎切蛋糕!”
    莎莎笑道:“好,我切蛋糕!”说着,她就去切蛋糕。
    雨方叫道:“莎莎,给我切那块!”他指着那块油汁多的,看着特像肥肉。
    群松笑道:“雨方,你不会在那儿放了块肥肉吧?!”蛋糕是雨方去蛋糕店定制的。
    见群松刁侃,他笑道:“马上就让你尝尝!”说着,接过莎莎手里的蛋糕,抓了就向群松脸上抹。
    群松叫着,叫莎莎快点切蛋糕,好去反击……
    整个大蛋糕倒没被吃多少,全被他们几个给玩了!你追我赶的疯抹,大家都不成样子了,群松还滑倒了……

    第二天,上学了。
    这是一个月的第一天,每当这个时候,学生们的座位就要调一次。对于调换座位,老师和班主任都不干预,只要你的左右换人了就成,但说好了,要自愿,同学之间要商量好,不能发生口角,更不能因此打架了。同学们协商好后,下午上课前就要把座位调换好。
  这天下午,大家都收拾“行装”。雪方还是原地不动,他喜欢坐在最后一排,因为他个子高坐前面挡其他同学,而且在最后面可以看到班里所有的同学。
    今天,莎莎从雪方右面搬走,水英过来的,她俩商量好的,每次换位都是她俩轮换着坐他旁边,不允许别人坐。她俩常想,要是每次都能坐在雪方旁边就好了,“都怪老师定的破规矩:每个人左右两边都得换人!哼!”莎莎叫着走了,到群松旁边坐了下来,生气对群松道:“其实坐你这边也不错!”
    群松笑道:“怎么发现我这边好了?!”
    莎莎笑道:“除了雪方那儿,你这儿最好了!我跟你说,你不要说那些我听不懂的话!别以为自己多有学问!你看人家雪方,多会考虑人家感受!”她回头看了一眼雪方就生气的回头了,“不说了!我看书了!”
    群松也转头看了看雪方,雪方正和水英思思有说有笑地聊着呢。
    群松回头对莎莎笑说:“我也看书,陪你看书!”
    莎莎道:“你怎么不唠叨你的这那了?!”
    群松笑道:“你不喜欢,我就不说了!”
    莎莎却命令似的道:“你说,我叫你说!”
    群松高兴地笑道:“那好!我上次看到一个雕塑,我想你肯定很喜欢!这是那杂志!”说着,他把桌洞里的杂志拿出来放在莎莎眼前。
    莎莎看了果然喜欢,认真得欣赏着,群松则在一旁说着关于雕塑方面的资料。
  突然后面传来了声音,“你就是喜欢思思!”
    莎莎转头看到珍珍站在新座位很是气愤地看着雪方和他右边的思思,那话就是她发出的。原来,珍珍本来和涛涛商量好的,她替代涛涛坐在雪方右边的,可她下午上学来晚了一会儿,被思思占了。她提出让思思过去,思思理亏本来要走的。可雪方不让,他挺喜欢和思思坐在一块的,而且换来换去麻烦,就随口一说:“坐都坐了,下次再换吧!”谁料,珍珍更加气愤,心想:既然人家都赶你走了,坐那儿也无益!她一气之下跑到之前思思的座位。可气憋在心里难受,她就非常愤恨地看着雪方说了那句话。
    雪方觉得很尴尬,但仍坦然的样子,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但他很不愿伤害别人,他不是故意的。他承认自己喜欢思思,喜欢又怎么了,他们都还小,要做的是学习。而且他是个很老实的人,虽然学习成绩很好,但他不擅言谈,除了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水英和莎莎接近外,他是不故意接近其他女孩的,怕别人说闲话。这不,这次刚接近就被别人说闲话了。看来,一朝被蛇咬,要十年怕井绳喽!
  雪方叫水英拿出书,“看书!”水英呆呆地拿出书来看。大家看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下午放学的路上,群松和莎莎仍谈论着他们的雕塑,水英雪方和笨笨的雨方走在一起,进进则想着自己的什么东西。水英和雪方谈起了换位的事,她突然开玩笑似的问:“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思思?!”
    他也开玩笑似的说:“是啊!”
    水英又笑问:“那你喜不喜欢我?!”水英一出口就觉得不应该问,她一脸红润,羞答答的样子。
    雪方长嗯了一下,然后笑说:“不知道!”
    水英听了,有点生气。既然开口了,就得问清楚,不能浪费口舌。她笑道:“不要说不知道!我让说是或不是!”
    雪方开玩笑说:“那就不……!”
    水英笑着要打他,他边跑边说:“我还没说完来!我要说的是‘不是不喜欢’!”
    水英追得更猛了,“我打死你!敢骗我!”
    莎莎看了,扔下群松,向他俩奔去,笑道:“等等我啊!”
    群松也奔跑了起来,“也等等我,看着吧!这次还是我先到家!”
    雨方叫道:“你们跑那么快干吗?!哪天等我减了肥,看谁能跑过谁!”
    而进进呢,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高考0分声 ( 皖ICP备10004957号 )

GMT+8, 2019-4-26 18:36 , Processed in 0.09294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